近18年時間里已經有近100家上市公司,1000家企業和近10000名管理者成為THLDL大課堂學習型社區中的一員。

管理資訊|領導力首頁 > 管理資訊 > 房地產 > 魯政委:未來房地產關鍵不在價格,而是流動性!

魯政委:未來房地產關鍵不在價格,而是流動性!

時間:2019-06-04 10:36:10 來源:網絡

 

 

526日,央行、銀保監會在接管包商銀行后明確表示,將不斷加大對中小銀行的政策支持,推動中小銀行進一步完善公司治理。

 

身為銀行體系中的經濟學家,魯政委認為,中小商業銀行在服務中小企業方面存在著先天優勢,但市場基礎設施的不完善似乎讓二者之間的交流受到了諸多阻礙。大數據、票據融資、供給側改革……可以創新的方向還有很多。

 

“激勵相容是商業銀行內在就有的。”在談到銀行會如何支持小企業融資時,他提出了這樣的看法。

 

在與大銀行競爭的過程中,處于相對弱勢的中小銀行會自發地把目光下沉,試圖發揮自身優勢,深耕中小企業市場,但又不得不面對信息透明度不足、不好把控風險的局面。

 

有什么辦法可以更好地發揮出這種激勵相容的效果?除了銀行體系外,小企業還可以從哪里更便捷地獲得融資?不妨聽聽“聰明錢”的思路。票據最重要的身份,是小微企業真正可以利用的直接融資渠道。

 

華爾街見聞路琰:您如何看當前貨幣政策對經濟的調節作用?

 

魯政委:分幾個層面,第一就是我們對于貨幣政策內在規律的認識。貨幣政策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它存在著比較長的時滯。我經常開玩笑說,這就像佛教的一些理念一樣,你的現在是由你的前世決定的,你現在修的是來世。貨幣政策就是這樣的,現在的經濟狀況是由上期貨幣政策決定的,而現在做的貨幣政策會影響未來。

 

可是我們很多人希望立刻能看到變化,這并不科學。所以去年下半年央行的政策開始調整,但大家一直看不到社會融資的回升,到今年3月份才看到。從政策調整到在企業那一端看到效果,一般要兩個季度到四個季度的時間差。

 

第二就是票據的問題。1月份票據的絕對量確實很大,但它在整個融資中的占比還是比較正常的,并沒有顯得奇高。同時這個數字包含一些短期票據,中長期票據并沒有那么多。但是2月下旬總理指出票據使得信貸數字虛增,導致票據在各方面壓力下開始萎縮。

 

走出這個困境的辦法,還是要以改革的思維來看。票據最重要的一點就是,它是小微企業直接融資的一個渠道。在開票主體中,中小企業占到百分之六七十。對于中小企業來說,它不方便發股票,發債券的門檻也很高,貸款也不容易,只有票據是最便捷迅速的融資方式。當我需要的時候,我就可以迅速簽個票出來,不需要公布財報,只需要主辦銀行承兌就能很快流通,而且流動性特別好。所以這是中小企業真正可以利用的直接融資渠道。

 

然而如果因為這個導致信貸規模虛增,那么金融機構就會盡量不接受票據,這就把小微企業的融資渠道堵死了。所以我想改革的思路就是把票據從信貸當中剔出,這樣大家看到的信貸數據都是更真實的。另外,我們可以適當地允許融資性票據的發展,因為它能夠快速地提供融資。過去我們還需要強調真實貿易背景,但隨著票交所和電子票據的出現,它已經跟一個任何場內的債券都已經沒有什么區別了,因此不必太過在意真實的貿易背景。

 

華爾街見聞路琰:您認為短期內無風險利率還有必要繼續下降嗎?

 

魯政委:我們剛剛做過一個研究,發現兩個跡象:第一個跡象就是今年年初以來,市場利率開始下調到相同期限的政策利率之下,一改過去兩年的狀態。比如DR007(銀行間七天回購利率)在絕大多數時候比七天逆回購利率要低,一年期NCD(同業存單)的利率絕大多數時候比一年期MLF(中期借貸便利)的利率要低。

 

與此同時,我們也注意到另一個方面的情況。雖然今年CPI會有所反彈,在2.5%3%之間,但是PPI應該會很低,我們估計在0.3%-0.5%的水平上。過去的貨幣市場利率跟PPICPI的差有關,而現在這個差很低,未來還要再走低,這就意味著貨幣市場利率在第二季度可能還有下行的空間。我認為市場已經走到了政策的前面,所以政策利率在第二季度也存在下調的可能。

 

當然,我指的不是存貸款基準利率,而是公開市場操作利率。因為今年我們特別關注穩增長,而穩增長在微觀上就表現為企業的利潤。我們政策的松緊更多的時候其實是關心就業,而影響就業的是企業是不是掙錢,企業不掙錢就會裁員。所以企業盈利也會反過來影響貨幣政策。

 

小微企業才是中小銀行活下去的出路

 

華爾街見聞路琰:我們現在一直倡導“激勵相容”,對于商業銀行來說,激勵相容的機制是怎樣的?

 

魯政委:激勵相容是商業銀行內在就有的。比如說利率市場化會帶來的一個問題,就是息差會被大規模壓縮。

 

利率市場化就意味著政策部門設定的硬息差沒有了,吸收存款的成本由市場來定價,貸款利息也是市場定的,商業銀行在競爭時息差會被壓縮。銀行出于求生的本能,會考慮怎樣在息差被壓縮后還能活下去。無非就是兩個問題:第一,能不能減少對息差的依賴,也就是能不能更多地依靠中間業務收入,比如說轉向投行、交易、資管等等。但不是所有的銀行都能做到,一般只有大銀行可以走這條路。

 

更多的銀行,特別是中小銀行還有第二條路,就是繼續保持息差,但是轉向小微企業那里去。因為大企業可以發債、發股票,他不需要貸款,但小微企業是發不了股票和債券的,只要想融資,就得從銀行借款,這有利于保持息差。但問題是不止一家銀行,可能有好多銀行在競爭。所以我們就要比服務,比誰對企業更了解,所以銀行是有內在的驅動力的。

 

如果我們看一下小微企業融資被覆蓋的比例,中國的覆蓋率在全球是比較高的,至少在金磚四國當中是最高的。所以其實中國的商業銀行對于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并不低,只是因為小微企業信息透明度和個人信息透明度偏低,導致銀行看不清它們,很難控制住風險。所以我此前一直呼吁,我國這幾年一直采取積極的財政政策,那我們為什么不可以把政策更多地放到軟的方面,比如說組建一個國家支持小微企業大數據中心。

 

我們現在看到一些很成功的支持小微企業的銀行是怎么做的?他們不看財報,看水電煤氣表。但實際上這意味著你在用其他的信息去透視企業的信用狀況,但這并不完全合規,因為嚴格地講,水表數據是企業的隱私。

 

但如果國家制定規則,將海關稅收、公安、住房住建還有水電煤氣信息全部匯集到一個地方,授權金融機構可以調用的話,這個問題就解決了。這些數據散落在國家的各個部委和公用事業設施里,盡管這一工作并不簡單,但這樣的刺激會使相關的產業鏈迅速發展起來,中國的大數據會因此而發展得更快。另一方面,這也能極大地提高國家宏觀調控的水平,因為這個時候掌握的數據真實性比以前大大提高了。現在市場機構能夠使用的公開數據庫中,你不知道什么數據是準確的,你也沒有完整的數據。所以不是分析師的水平差,而是沒有那么多的數據可以去使用。

 

實現激勵相容存在兩個問題,第一個是樣本的選擇性偏差。簡單地說,你去超市里問賣東西的人,他們都覺得賣得挺便宜的,而你去問買東西的人,他們會說太貴了。這就是問不同的對象所表現出的樣本選擇性偏差。

 

第二,我們現在處在一個過剩的階段,特別是第二產業,所以要供給側改革。由此帶來的一個問題就是,如果每個企業都能夠得到融資,這個過剩該怎樣消除掉。過剩經濟當中,對一個企業來說,它未來可以選擇的路恐怕就只有這么幾條:第一條,如果你可以成為這個行業做到最后的人,那么你可以繼續去做,甚至在有機會的時候繼續增加投資,來擴大自己的市場競爭優勢。

 

第二條,如果沒有十足的把握,那么就考慮能不能換個賽道。有很多這樣的成功企業,比如說國內有一家做衣服的成功轉型做電池,國外也有木材廠變成電子通訊公司,這都是最典型的。當然風險也很高,畢竟你去了一個開始并不熟悉的領域。但是熟不熟悉是相對的,你可以雇用新的技術人員和職業經理人幫你在新的行業里經營。

 

第三條,如果籌的錢還沒有花完,可以休息一下,世界那么大,出去看看。我說的不是消極,不是無為。目前我們非常有競爭力的這些企業,他們最初的創新思想不是坐在那里想出來的,而是把在國外看到的東西在中國也做一遍,然后做得比國外還大。也就是說,你需要積累知識,為下一步的產業升級和提升來創造條件。

 

如果前面三條路你都不想走,恐怕最后就只有死路一條。

 

在國內,只要沒錢首先就想到貸款,可能跟我們間接融資為主的體系有關。但國外不是這樣,你需要先給我講一講你的商業規劃是怎樣的,如果我覺得可以,我要占股權,將來你要給我分紅,或者按照債券來,你每年給我利息,未來我有權利把債權轉成股份,也可以把股份轉成債權。所以國外有很多介于債權和股權之間的混合安排。

 

而且我們注意到,美國居民的金融資產中有一類特殊的資產,就是公募基金投資和工商企業,其中工商企業就是我說的這種,它的占比很高,在美國居民資產的總量中大概占20%。但中國很少,況且如果你是企業的股東,在很多方面都是很麻煩的事情,因此小微企業不靠銀行融資會很困難。

 

所以怎么辦?一方面,過剩的部分必須淘汰掉,另一方面,可以從頂層設計的角度去考慮,做出更多銀行體系之外的融資安排。我們可以學習國外的經驗,見賢思齊。

 

未來中小銀行可以利用“三大”控制風險

 

華爾街見聞路琰:您怎么看金融供給側改革?

 

魯政委:金融供給側改革剛提出來時大家可能都有一個誤解,就是還是壓縮產量和企業的數量,實際上這種理解是非常片面的。實際上供給側改革是要讓供給動態地適應需求的變化,這種適應既包括量又包括質,數量不能太多不能太少,質量要跟需求質量匹配。

 

對于金融來講,包括服務方式、產品結構等等都不能完全適應高質量經濟發展的需要,這些方面都要做出調整,具體來說,在數量上增加中小金融機構的數量,服務于中小企業。因為增加金融機構數量一方面會使競爭性得到增強,另一方面就是通常認為小銀行往往能夠更好地服務于小企業。道理很簡單,每一家銀行都會追逐在他能力范圍內的大企業,可是小銀行追得再大,這些企業在整個國民經濟當中仍然是小企業。所以說增加小銀行的數目可能會改善供給側的金融服務質量。

 

動態的發展中,我們也要密切關注演變。比如說現在大金融機構也在持續地向中小金融機構去下沉,未來在中小服務領域競爭應該會非常地激烈。

 

華爾街見聞路琰:政策層面上,一方面希望銀行用比較低的利率來支持小微企業,另一方面也希望盡快推動利率市場化,這對商業銀行來說是否矛盾?

 

魯政委:我不認為這是一個矛盾。政策部門看到利率偏高,他們可能認為是某一邊存在壟斷,或者存在行政干預,那么市場化就是減少行政干預,同時加強競爭,之后價格就一定不會更高了。

 

至于怎樣控制風險,其實取決于商業銀行怎么做,有“三大”或許有助于我們控制風險。第一叫大數據,就是利用傳統的財務報表之外的信息去甄別企業的信用。

 

第二叫“大數定理”。我舉個例子,現在小微企業不良貸款率容忍度提高了3%,那么我拿總資產的3%來給這些小微企業放貸款,所有的企業一律都放,但我相信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壞人,假定小微企業貸款有10%不良,那么這個時候其實就意味著我的不良率不是3%,而是0.3%。所以如果最高的不良率是百分之三,我還可以再擴大十倍。這就是大數定理,假定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壞人。

 

第三是“大企業”。圍繞著產業鏈里面的核心企業向下、向上延伸,上游的配套企業運轉得很好,我就可以給上游企業融資,下游企業源源不斷地買他的產品,說明這個企業生產經營應該也是正常的,我也可以提供融資。

 

未來房地產的問題不在價格,而在流動性

 

華爾街見聞路琰:在房地產方面,我們面臨著什么樣的變化?

 

魯政委:幾年前我看過一篇文章,作者是美聯儲的幾個學者,題目叫《the great mortgage》,直譯就是“大抵押”。我們聽說過1933年的“大蕭條”、8090年代的“大穩健”,那么這里既然叫做“大抵押”,它講的一定不是一個很小的事情。這篇文章考察了十幾個發達經濟體盡可能長的歷史,結果發現,房地產跟人們越來越密不可分。他考察了商業銀行的資產負債表,特別是資產項,發現在商業銀行涉及到的金融資產中,與房地產相關的資產證券化產品占比越來越高。我對此的理解是,雖然地產有周期,但在任何時候,它都會比過去更加重要。在周期低迷的時候或高漲的時候,都是如此。

 

華爾街見聞路琰:房地產市場眼下存在一個共識,就是過去十幾年的飛速增長可能不會再出現了。您認為我們持有的資產該如何調整?

 

魯政委:建成住房和房價都會進入到更低增速的階段,我認為房價增速未來甚至可能進入L型的區間震蕩,波動不會很大。我們的政府有很強的調控能力,完全可以把價格調控在合適的水平上,因此未來可能不是討論價格漲跌的問題,但由此會產生一個新變化就是流動性。無論是個人還是企業都需要關注流動性的變化。比如開發商手里有很多地和房子,可能它們的價格沒有跌,但你有流動性嗎?你能夠用它來清償到期的債務嗎?

 

我們看到去年已經有一些地產企業資金鏈開始出現問題,他不是沒有地,也不是沒有房子,但是他沒有辦法來清償到期債務。對于個人來說,你可以有很多房子,但是當你真的需要錢的時候,你能否快速地、沒有折價地把它賣掉,恐怕都成問題。所以我們未來的關注點要從房地產的價格轉到它的流動性。這其實體現了政府所講的“房住不炒”,意味著它的流動性會大幅下降,這是未來會出現的一個新情況。


電話:400-658-1599
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地址: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東路18號財智國際大廈C座803-805號
郵編:100083

聯系電話:400-658-1599 李老師:18911530278 力老師:13331039289

Copyright 2000 - 2019 www.fnwrwt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. THLDL大課堂 管理培訓 企業培訓 管理培訓網 企業管理培訓 版權所有. 京ICP備12035889號-5

陕西快乐十分单式开奖